或许真是因为命中有伤官克官的因素。在小学五年级时,听老师给我们学生讲过几回不怕鬼的故事(如今多已忘了,记得不全的只?!鏊味ú彻?,从此便不相信世间有鬼神及人有命运并可推算这些事。然而又因命带太极华盖的缘故,后来末学又接触到了易学学研算命,再后来因学易而皈依三宝信学佛法。
       末学是由算卦入门的,刚开始算得几卦较准,便狂妄的认天下无事不可算准,大有天下第一舍我无谁的心态,认为易学乃为世间最上学问,其他都不入心目。每听人谈论神佛之事便极力贬斥,恶口骂詈神佛,从此后之推算便渐渐失准(当然也有运势原因)。后来在壬辰(二O一二)年便因一场大病使我顿感人生无常,下定决心修学佛法。
        在上世纪八几年时,全国性掀起练武热潮,本人曾自学过太极拳,才练习三个多月,便能在睡觉中入定,一上床便睡着,入睡时什么姿式,醒来一动不动仍是什么姿式,睡中无梦,电灯已关,却感觉到能见到房中如月光照明般亮,能见到自己睡在床上,并且房中什物也能看得如在月光下明亮。当时不明所以,多年后看了修道的书后才明白,叫做虚室生白,意为人体松静之极就会见到自性光芒。
       末学自学太极拳曾自修到腹中鸣响,头皮发胀,头发上指(一指感觉),十指胀痛,与同学试手能先知感应对方将出何招的程度。但后因无师指点,怕走火入魔,又因迷上了李小龙武功,便放弃修习了。因学武功广泛买书,买过一个学过佛道功的武术家的书《武术汇宗》,书后有些佛经咒,每看到此处,脊背上便有很奇妙的舒服感觉,当时不明所以。
       在二O一二年八月,本人算了一个测九月的财运卦,兄弟戌土爻动,发现非但无财反要破财,并且世爻受克有凶(具体什么卦不记得了)。于是身佩铜钱及画申酉字符佩带。并且用玄空术在在屋宅相应方位作了调理。谁知到了九月依然生发了一场暴病。
       未病之先几天前本人作了一个梦,梦见从祖坟边路过回家,身后忽然跟来一群男女老幼随我回来,我心知彼等系为阴灵,心想:我从家中祖先神堂入家彼等定不敢入。谁知我入去后,彼等亦随我入房,不言不语静望着我,我心害怕,挣扎想醒却怎么也醒不来。后来彼等忽然不见了。
        此前本人也做个一些夜梦阴灵的梦,但均能在梦中格击获胜,或书画字符使之消退,然而这一次我竟然忘了格击或书画字符,真是不妙。并且醒后又忘了占卜一下吉凶所主。
       几天后一天深夜里本人并忽发暴病,痛不可当,竟又忘了打急救看医,只想用奇门避凶,以求挨到天亮再说。选择值符方位去站立稍好片刻又归无用。坐睡不宁之际,忽然心想:莫非平日呵神骂佛遭受报应么?怎么解灾不灵?遂于家中神堂点香焚纸悔过:非我不信神佛,乃xx教育我等世间并无鬼神仙佛之事,神佛若保佑我好,今后发心放下一切修学佛法。此念才起,只觉后背汗毛森竖,毛骨悚然,然后升起一片凉爽舒服一浪一浪涌动。后我去翻找到武术汇宗这本书,翻读解冤咒,背爽浪浪涌动直冲头颈(现在想来大约是冤家附体离身了)。
       后来我去医院检察,系为肾上良性肿囊及结石。几天后粉碎治疗岀院。经此一事,我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,开始学习圣贤教育及佛法。此后还经历了许多奇妙的经历,今天先写到这,以后再说。很多时候我常想:如果我不悔过发心,那肿囊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呢
?
  •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打赏 微信扫一扫